大概是因为那时他在金库里看他的那个眼神吧

【黑体】从此不可抑制的想要艹哭他【黑体】

bbts_肉食主义:

【冬叉】Scar is our mark of love】chapter1.捕获】

好久没写东西了肉有点生求不嫌弃(OvO)

以及请务必看清楚以下说明:

①现代AU,OOC,微盾叉盾&冬盾,结局冬叉

②R,阅时注意背后

③涉及bdsm情节,接受不能者慎点

[队叉pwp]belonging to(上)

Entertain my Faith:

脑洞大开的产物。有点脏脏的东西,大概会被屏蔽(


特战队x叉骨,文中出现的两位队员Davis和Landon,分别出自AO3上一位anon太太的作品Order,及SeptemberWolves太太的作品Bag of Bones。


其实后篇全是冬叉,但既然前篇(没刹住脚)写了很多队叉,就不打冬叉的tag了,冬也算队的一部分嘛


全篇警告:脏脏的肉,3-way,doublefuck,watersports


#CFRA:abbreviation of Chinese Fucking Rumlow Association






辰晓尊:

kiki年轻的时候到底出卖过多少次身体

更多肉体下载戳:链接: http://pan.baidu.com/s/1hqh76Jy 密码: r8ga

没节操的叉骨先生的罗曼史 4


    Rollins走出训练室,灯光在他身后随之熄灭了,Rollins有点一瘸一拐地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着,空荡荡的走廊上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想想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自己此刻狼狈不堪的样子,这一点倒是让Rollins暗暗松了口气。不断叫嚣着疼痛酸麻的肌肉令他觉得整个身体快要不属于自己似的,想想这些连续不断的令人筋疲力尽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Rollins简直是欲哭无泪,可就像他必须要忍受着rumlow的坏脾气一样,他所能做的只有默默忍耐。

    但不管怎样,难熬的日子总算是又过去了一天。Rollins决定去那家好久都没有光顾的小酒吧喝上几杯,如果运气好点的话说不定还能带个能够共度良宵的omega回家。几杯酒下肚之后Rollins感觉好多了,他坐在高脚凳上背靠着吧台,百无聊赖地看着坐在卡座里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毫无意外地酒馆里满了令人意乱情迷的信息素,那些omega们看上去无一例外地都拥有着甜美可爱的外表,娇羞乖巧的笑容,似乎随时随地都以温顺安良的姿态等待着被自己身边的伴侣亲吻和拥抱。这才是真正的omega该有的样子。Rollins忿忿地想,虽然从rumlow身上根本找不到半点omega该有的半点顺从安良、温柔体贴的成分,但他不得不承认就样貌而言眼下的这些omega们根本无法与rumlow相提并论,虽然后者的五官单独挑出来看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放在一起却魔法般地组合出一种独特的魅力,特别是在rumlow笑起来的时候……Rollins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关于rumlow的想法似乎有些僭越了,可是他无法停止自己的幻想。

    如果rumlow是这间酒馆里那些普通的omega之一的话……Rollins摇了摇头,想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自己的脑海里抹杀掉,这些想象即使是对一个喝醉了的人来说也有些荒唐可笑,即使是处于发情期rumlow大抵也不会委身取悦任何一个alpha吧,rumlow至今仍然未被标记就是最好的证明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Rollins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某个特战队里的成员正坐在酒馆角落里,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这家店一直都是特战队队员们寻欢作乐的聚集地点之一,但是正在和他的队友现亲热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rumlow。一开始Rollins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那的的确确就是broke rumlow没错,他从来不曾被标记过的队长此时大大方方地被另一个alpha抱在怀里,甚至默许了对方的毛手毛脚,两个像热恋中的情人那样旁若无人地相互交换着亲吻。

    真是个令人尴尬的情景,可 Rollins却没有办法把注意力从两个人身上移开,他看见rumlow贴在对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alpha似乎迫不及待地拉着rumlow站了起来,两个人搂在一起走了出去。

    服务员把rumlow之前坐过的桌子清理干净,很快又有另一对情侣坐下,Rollins才恍过神来,把零钱压在吧台的杯子下面追了出去,等他追出店外,早就已经找不到rumlow和那个alpha的影子了,Rollins怀着怅然若失的心情裹紧了外套转身独自离开了。

    在经历了那天晚上冲击性的一幕之后,Rollins发现之前被自己所忽视的种种小小细节现在仿佛是经过无形的放大镜放大一样显而易见,比如队友们看着rumlow的眼神除了绝对的忠诚和服从之外似乎还包含着另外一种柔软的情感在里面,比如在休息的时间里rumlow不在的时候通常总是还“恰好”伴随着某个队员的失踪,比如除了他之外其他队员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就算Rollins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线索组合起来的事实意味着什么。

     自己单方面的暗恋刚刚开始就结束了,Rollins不知道到底是该为自己这段早夭的单箭头感情感到难过还是该为发现rumlow讨厌自己这件事难过,不过在他有时间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惹恼了rumlow之前,特战队迎来了第一次任务。

     在这次夜袭行动中,Rollins被分配到的任务是领导小组支援和掩护rumlow所在的突击小队的进攻和撤退。在登上运输机前,整支小队在基地机场的作战室进行着最后一次装备检查和其他准备工作。其中之一的准备工作便是用伪装迷彩伪装皮肤,看着站在面前等着自己协助涂抹的对象,Rollins僵硬了一下。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没有时间了。”

     听见rumlow不满的催促声,Rollins才反应过来,他拿起了油彩棒,rumlow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先是前额,然后是鼻子和颧骨,rumlow脸上慢慢覆盖上一层战术迷彩,原本自然的曲线被形状不规则的色块破坏并掩饰起来,rumlow好像很讨厌油膏粘腻的触感,全程都嫌恶般地半蹙着眉毛,结果涂完下巴和耳朵之后那张本该让人觉得彪悍凶猛的面孔在 Rollins看起来倒是有点可爱,他用手指把交替部位的颜色擦匀,rumlow的皮肤摸起来比想象中来得柔软,“好了。”Rollins一边忍住想要多摸几下的冲动收回手一边说道。

    而轮到rumlow替Rollins涂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小心翼翼,Rollins觉得自己的脸很痛。

    登机,起飞,爬升,飞机在苍凉的夜幕之中孤独地飞行着,只有冰冷的月色为伴。机舱里的alpha们都一言不发地听着引擎轰鸣的声音,倒是rumlow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都把罩子放亮一点。”到达预定投放区域的时候rumlow朝着自己那群紧张兮兮的手下喊道,舱门打开后涌入机舱内的气流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活着回去的人会有免费的啤酒喝。”

      

      行动结束之后rumlow的确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Bucky Barnes的身体问题:一个按摩师的个人分析

无名岛:

光是看着就痛得简直要哭起来……这是
写还魂的那个姑娘写的吧,my女神……


Sheepherder:



说明:




汤上一个之前做过按摩师的妹子关于Bucky身体状况的分析。包括脊柱问题,肌肉残缺与替换,身体记忆等等,提出了一些她认为Bucky会患有的身体疾病,最后给出了指导,身为门外汉如何给Bucky按摩来唤醒他的身体记忆。专业名词过多可能有错,大概意思懂了就好【扶额。




翻到中段觉得像是医学科普了,不过看到最后按摩部分脑补罗师傅给吧唧按摩还是挺萌的,寻找身体记忆什么的。(*/ω\*)












正文:




Fandom里普遍承认的说法是,Bucky拥有这么一条被移植在身体一侧的可控的、金属手臂,他的肌肉必须被强化。就一个按摩师的角度来看,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又不仅仅如此。(如果只是肌肉加强)他至少会患有功能性脊柱侧凸和大量的附加肌肉劳损,足以多到让耶稣痛到啜泣的黏连,同时他还需要大量的连接至躯体的神经触点。




首先,我要声明几点:我把黏连包含其中是因为我认为血清无法使它豁免,至少无法完全豁免。黏连会在结缔组织被破坏的时候发生。结缔组织是由水、细胞和蛋白质纤维构成;就像纱线中的纤维,它们可以包裹住周围的组织。这就是它们的功能,把我们的身体固定住、维持在一起。




但很不幸,由于外伤、手术、感染、炎症、滥用或是衰老东可能造成蛋白质纤维会发生错乱。因此,粘连现象会形成。(疤痕组织是最常见的了。)我不认为在它们试图修复受伤躯体时,血清可以阻止它。也许Erskine认为它可以,但是我不认为九头蛇会对“我的超级士兵什么时候才会完全恢复好”有多介意。粘连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绝对会影响到冬兵的行动,九头蛇会简单地进行手术修复或是同等意义的肌肉筋膜调整术。








然后什么是肌肉筋膜调整术呢?




我很高兴你问了~\(≧▽≦)/~它使用下图所示的器具,‘哄骗’结缔组织纤维让它们回到原有的位置从而让它们报废,除去粘连同理。它……还行,我个人从没做过,不过我确定它会伴随着极度的疼痛。









(想象一下吧,Bucky对他的理疗师说他的黏连问题,然后他们会答应他会处理,用这种方式……)








其次,很显然,金属手臂非常的沉重。许多的漫画来源都显示,Bucky Barnes高175cm,118kg重。Sebastian Stan稍高一点,他身高180 cm。但就算是180 cm身高的中等体格男子,最多也就70-74kg。由此可以推断手臂至少重23kg。




无论实际重量如何,这条手臂都已经足够重了,我认为正常的骨骼和肌肉都不可能支撑得住它。从下方照片中皮肤与金属的接口处来看,我认为Bucky的整个肩胛带都被金属部分覆盖加持了。还记得内部的金属曲线是怎么契合至锁骨处的么?是的,要么它和骨骼连接在一起,要么就是骨骼被替换掉了。我希望能有张Bucky的后背照,来让我看清金属部分和肩胛骨的关系,不过不妨大胆地猜测一下,金属部分至少会和肩胛骨处的脊柱连接在一起——你把手伸到肩膀后面你就能摸到的那个骨骼凸起——也有可能连接地更彻底一直连到腰窝处。













我也在fandom里看过说冬兵肌肉也被替换掉的说法——但是,首先,与金属手臂相连接的肌肉天杀得多,我想如果把这些肌肉都替换掉的话,就算是超级士兵也难逃一死。其次,注入血清后的肌肉比正常肌肉更加强壮,替换掉它们毫无意义。








根据下图这张用骨锯切掉手臂的图片,我猜测上部分肱骨(手臂上半部分的骨头)仍然保留了,金属手臂固定在上面。我知道很多写手觉得冬兵会有金属的球状关节,但是从一个按摩师的角度上来看,我觉得它不是很靠谱。而更不靠谱的观点是,在“没有完全替换肌肉”的前提下,Zola和那些科学家把金属手臂接在Bucky的残肢上,给他注入全部的血清,然后希望他的身体自身能够承受住手臂的重量。









很显然,手臂上的肌肉和部分肩膀上的肌肉都没了,三角肌、肱二头肌、三头肌、整只前臂和手掌都被金属手臂替换掉了。所以我猜测,虽然没有背后照,我依然认为所有的肩袖肌肉群和肌腱都没有了。




我仍然认为Bucky保留了他大部分的原有肌肉和骨骼,不过有金属部分的加持。








总而言之,这都是我的分析。下面我列举了一些我认为Bucky会有的身体问题。




1.胸椎部分的功能性脊柱侧凸,并有伴随补偿性模式。




在身体的一侧多出50磅的负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非常糟糕的影响。一方面它会自动造成你的脊柱弯曲。就Bucky而言这会在胸椎上生成一个朝左的锐曲线。很显然他没有在左臂重重下垂的情况下走动,这就是后续问题:功能性脊柱侧凸常常伴随着其他的错误的放松姿势,像是圆形肩部、腹部凸起和扁平足。((Massage and Bodywork Magazine, Dalton, 2003, pg 69.) )或是如下图更直观。









Sebastian Stan这部分的“无表演”的表演相当出色。那些重度脊柱侧弯患者就是这么站立来抵消那些重量的。试试用另一只手臂抓住物体,然后将它从旁摆至前方。这样更容易不是吗?这是因为重量更加接近中轴线而非离得更远的旁侧。




但很不幸,这样会造成一堆的伴随性问题。下垂的肩膀相当于压迫了胸部、颈部前侧,影响了肺部的呼吸,拉伸和压迫了竖脊肌群(这些肌肉分布于脊柱两侧,从盆骨到颈部),压迫了肩胛骨之间的菱形肌,压迫了颈部肌肉。








2.黏连,黏连,黏连!就想我先前提到的,外伤、手术、感染、发炎、过度使用和高龄会造成黏连。很显然Bucky在九头蛇期间经历了许多上述中的情况,特别是前两项。




我们来说说肋骨吧。每根肋骨间都有一组肋间肌。当肋骨裂了或是断了或是过度使用了(像是过于猛烈地咳嗽——我真的有次咳得太猛了然后肋骨就裂了),肋间肌会非常尽忠职守地固定住骨骼。除非我们热敷或是按摩,否则它们就会这么一直保持着。我猜测九头蛇的洗脑模式应该也包括暴力。它们揍他哪里都可能造成粘连,而肋骨最容易遭受攻击也特别难复原。我曾经治疗过一个前海豹突击队队员,他在服役期间常常摔落和被打,他的肋骨处简直一乱糟。




被压迫住的肋骨会造成呼吸困难。与之前提到的,因为歪曲的体态造成的被挤压的肺部联系在一起,我十分怀疑Bucky Barnes在过去是否是健康的:因为无法正常呼吸而使身体时刻保持在非战即逃、紧张和恐惧的状态,我想这正像是九头蛇所想要的。




另外,我觉得在Bucky的左肩和颈部也会有粘连,因为多次的手术。他的肩胛骨也会因为了稳定住肩膀的重量和站姿问题而过度使用,因而也会有粘连问题。还有他大腿部分的髂胫带。只用在它们在影响到Bucky的行动时,九头蛇会想办法解决,用痛苦万分的方式。




3.与躯体相连的神经触点。海马体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认为是储存长期记忆的站点。不过,近五年发现长期记忆实际上是存储在运动皮质部分的,而它们之前被认为是大脑中简单的基本组成纤维,用来控制我们的体肌反馈(自发性的或是人为可控,与反胃和小肠蠕动不同)。海马体更像是与运动皮质交流时的中转站。




这证实了按摩师长久以来所相信:身体记忆。每一根控制我们肌肉的纤维都会储存长期记忆:想想它的会有多大的影响!我自己就见识过。一次我在给顾客按摩的时候我们突然想起了一些与身体有关的事情。我不是说仅仅是模模糊糊地记起了这些事,我是说:我的顾客开始无法控制地咯咯地笑了起来,因为她想起来,在她小时候她从坡上滑下来,然后弄伤了脖子上的肌肉。这段记忆与我所触碰的肌肉有关。通常情况下,这样被存储住的记忆会是严重的外伤,而情感上已经不会产生相应的恐惧和疼痛。就我的顾客而言,她只记得儿时的欢乐了,是的,她受伤了,而她的身体用一个颈部的结疤记住了它,但是所引发释放的情感只是儿时的欣喜。




现在回想一下Bucky的回忆杀片段:在没有经过他个人允许的情况下,他的手臂被强制性地用金属手臂取代了。









我猜测Bucky把记忆储存在身体里,那些九头蛇不敢触碰到的地方。他们只希望他们的武器可以运作,因而他们电击他的海马体消除他的记忆。




这意味着每当有人触碰他,每一次他的肌肉受到意料之外的刺激,那些记忆都有可能浮出水面。








所以应该怎么办呢?








假设让一个门外汉给Bucky Barnes按摩,而非专业人员(虽然我强烈推荐专业人士只要Bucky能够忍受别人碰他):




1.轻柔的瑞典式按摩和肌筋膜放松术。许多研究都表明,按摩对治疗PTSD很有用处。许多紊乱都是因为无法调停交感神经系统(非战即逃),因而无法转换至副交感神经系统(放松休息)。其旨在用轻压来放松身体。基本上回避了各种让身体疼痛的可能性。




2.精油。精油可以有效地帮助他放松心神与身体。牢记,我所说的不是那些你在百货公司里找到的合成芳香剂,那些东西都使用化学物质仿制精油的气味从而使得价格更加低廉。最适合Bucky的精油是:薰衣草(抗焦虑),快乐鼠尾草(抗抑郁)、檀香油、香草、香树油(都对抗焦虑和抑郁很有用),或是它们的混合物。非专业人士要上手的话,可以先把精油滴几滴在热水浴里或是滴在葡萄籽油里来抹在皮肤上。








3.一旦Bucky的副交感神经系统开始有所反馈,这可以从规律的睡眠模式和平缓的饮食看出,那么他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我最想处理的是他的肋骨部分,然后是颈部肌肉。进入深入治疗后,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注意他的情绪由他自己引导,确保被触碰到的肌肉没有激发他的一些负面情绪。如果他能接受这个,那么按摩就很有可能帮他恢复记忆,当运动皮质部被大脑的某些部分激发,就会触动那些与身体相关的记忆。








【Source:stele3






无名岛:

研究了好久有没有塞袜子哈哈哈!结论是看形状没有!叉叔年轻时候真是失♂足♂得相当可口啊

辰晓尊:

哦哦哦哦有张没见过哒kiki via:http://gerg14.tumblr.com/

【冬盾叉ABO】没节操的叉骨先生的罗曼史 3

随之而来的严酷训练很快便让Rollins便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根本是多此一举。

“进攻,进攻,哦操,Rollins,你就这么点能耐?”

rumlow暴躁的声音刺激着Rollins的耳膜,他紧紧缩着下巴,用曲起的前臂保护住自己的头部,不断承受着重击的肌肉群早已疼痛到麻木,对方的每一次进攻的力道似乎都直接落在他的臂骨上,Rollins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断掉了,而他这番缩头缩脑的样子似乎更加激怒了rumlow。

“你是怎么了?Rollins?没用的废物!”

在怒吼和不断落下来的拳头之间,Rollins能感觉的出来身边的同伴们正盯着他,那些神情复杂的目光里有些是同情,更多是看好戏般的幸灾乐祸,要知道对于Rollins轻轻松松就当上副队长这件事情,有些队员们对此并不是十分服气,不过现在那些心怀不忿的alpha们倒是暗暗开始在心底庆幸现在在在训练场上被痛揍的人不是自己。

shit,管他呢,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打晕而已——老实说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Rollins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加快了脚下挪动的步伐,向后跳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在逼迫对方上前的同时也给自己了几秒喘息的机会,果然rumlow正如他所料向前跟了过来,他趁机朝着对方侧腹部狠狠挥出一记右刺拳,为了挡住这快且突然的一击rumlow下意识地向自己的右侧闪身躲避,Rollins没有放过对方另一侧暴露出的空当,后手一及直拳直中rumlow右侧的肋部。

看着rumlow在硬生生挨了着一拳之后本能地缩起上身向一旁退去,Rollins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反击居然真的奏效了,

“很好,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出拳了呢,”rumlow抬起头,“不过你的拳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软弱无力。”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Rollins明白自己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

“我说,今天你还真是被头儿狠狠地操了一顿啊。”

         Rollins扔掉手里被弄脏的毛巾,从同伴手里接过另一条冰毛巾,很快敷被他敷在鼻子下面的部分又被染红了,他一言不发地听着对方奚落着自己,一边看着站在不远处的rumlow对着其他队员们大呼小叫着,使用了抑制剂的男人看上去和一只真正的alpha根本没有两样,而这些alpha们在早就已经收起了先前的轻蔑和傲慢,现在每一个人都恭恭敬敬地将他们的omega队长称为“头儿”,没有人再敢质疑rumlow的权威。

“你到底是哪里得罪头儿了?”

那个队员疑惑地问道,虽然rumlow在训练场上总表现的像个冷酷无情的魔鬼,有的时候又像个彻底的混蛋,但除了Rollins,他从来没如此严苛地对待过任何一个人。

Rollins看着不耐烦地扶着某个队员的手臂纠正其动作的rumlow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委屈。他也以为当初rumlow多少大概是有点欣赏他才会指名让他做副队长,而为了不辜负对方的这份期待Rollins自认为已经尽到了自己全部的努力——如今在队里除了rumlow之外他没有再输给过任何人,并且对rumlow表示了绝对的尊敬,而rumlow的对他的态度依然相当恶劣,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他的队长满意。

“我也不知道。”

“那还真是奇怪,该不会头儿是对你那方面不满意吧?”

“啥?”

“诶?”对方盯着Rollins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一脸茫然的表情并不是装出来之后,突然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什么啊,我还以为....看样子头儿还真是相当不喜欢你呢。”

Rollins还想继续问下去,而对方却一个字也不肯多说了。

训练结束之后,回到更衣室的Rollins发现他的队员们都开始用那种充满同情又暧昧的眼神望着他。就连原先总是企图和他对着干的刺头队员也仿佛是突然与他和解了一样,主动抱住他像是安慰般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抱歉,副队,你真是不容易。”

不得不说,这一切真是太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