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Desert song 1

【作者的碎碎念

     一直想写个有点甜但是最后归于毁灭的文(题目当然是来自之前说过的MCR的歌啦~\(≧▽≦)/~) 然后某天终于开了这个脑洞

  巴基恢复了属于巴恩斯的记忆,还有在九头蛇时期那些被他杀掉的无辜性命(虽然大多是些不断闪回的片段),面对黑暗的过去和得到新同伴的信任是如此艰难,幸好他还有好兄弟史蒂夫(纯粹友谊向)。但巴基不知道他有部分的记忆随着冬兵人格的消失一并被带走了,这也许是件好事,比如他不会记得自己是如何被改造身体,如何被一遍遍洗脑和冷冻,但是同时这也意味着他不会再记得布洛克.朗姆洛

 出于各自的心思,史蒂夫(大盾是真的不知道两人的奸情XD)和朗姆洛(这个人是故意的>A<)都没有告诉巴基他遗忘了什么。

 但是当巴基再次遇到朗姆洛之后仍然不自觉的被对方吸引。

 被命运分开的红线似乎又再次开始纠缠,直到无法逃离的死亡将两人分开

 最后再强调一下这篇文里【冬盾是纯友情向】

 

 

 

ACT 1

 

那一天,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回来了。

 

虽然这个归来晚了七十年,但迟到总比没有强,人们总是这么说,不是吗。

 

由于这次初亮相没事先标记在日程表上,所以当他出现在房间的时候,复仇者们几乎全部进入了备战状态,只有史蒂夫意识到那个跟在寇森后面穿着T恤(胸前还印着I ❤ NY)和紧身牛仔裤的男人是他的老朋友,而不是冬日战士。

 

看着那令人怀念的不羁笑容,史蒂夫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Hi,Jerk」巴基朝着史蒂夫走过来,在和对方相距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来。

 

下一秒他就被伟大的美国队长抱在怀里,这个拥抱来得太过突然和用力,让巴基觉得有点喘不上气。

 

「太好了,巴基,你回来了。」如果红骷髅看见伟大的美国队长现在这副眼眶泛红、像哭又像笑的模样,大概会笑得满地打滚。

 

「嘿,我要被你勒死了,」巴基的嘴角咧得更弯了,他伸出手回抱住美国队长微微颤抖的后背。「我回来了。抱歉,拖了这么久。」

 

「...他们到底打算抱到什么时候?」鹰眼偷偷侧过脸,小声问黑寡妇,作为回答对方用鞋跟狠狠碾了他的脚面。

 

「天,这场面实在是太Gay了。」钢铁侠翻着白眼如是说。

 

「这位是詹姆斯.巴恩斯中士,我想不用我过多介绍,各位已经对他很熟悉了」寇森不太自在地咳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史蒂夫满面通红地放开了巴基,而后者不仅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反而因为他的反应笑得更甜了。

 

「正如各位所见,在巴恩斯中士和局里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士已经恢复大部分的记忆.....」寇森停顿了一下,他显得有些犹豫。

 

「包括在九头蛇时期的。」巴基若无其事代替对方继续说下去,好像他们此时只是在讨论天气一样。「我已经逐渐开始想起来自己曾经都干了些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娜塔莎.罗曼诺夫闻言挑了挑精心修过的眉毛,「那让我们来谈谈泳衣和晚礼服的问题」

 

「确切的说,我现在只能回忆起一些零碎的片段。」巴基一脸无辜的看着黑寡妇。 

 

「我有个问题。」布鲁斯博士有些局促地开口,「我们怎么知道现在巴恩斯中士是真的恢复了,还是,抱歉,队长,还是这一切只是冬日战士装出来的假象?」

 

「关于这一点,」寇森仿佛是早就预料到这个问题,「理事会和弗瑞局长已经考虑到了,局里当然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来确认这一点。」在史蒂夫开口之前,他又补充道,「当然这一切行动都将在美国队长的监督之下。」

 

 

「这一切真是太可笑了,」史蒂夫在站在双向玻璃后面,看着另一边的巴基坐在房间正中间的一把椅子上,温顺地接受特工们在自己身体的特定部位连接上金属电极、测量管,

「是巴基回来了,这一点我十分确定。」

 

「我也想相信你,队长。」寇森的语气依旧十分诚恳,「但是我亲眼见识过敌人的能力有多强大和离谱,现在的神盾不能再冒任何风险。」

 

 

「我们将会从一些简单的问题开始。」桌子另一边的特工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

 

「你的名字。」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脑电波,呼吸,心跳,甚至是皮肤的湿度,来自巴基身体上任何一丝最细微的变化,都将通过传感器和密密麻麻的导线传输到他前方桌子上的小箱子里,经过精密的分析处理,隐藏在每一个答案后面最隐蔽的思想都将最后变成电脑屏幕上一道连续光滑的波浪线。

 

整个审问中史蒂夫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巴基身上移开,在那充满压抑感的房间中似乎连时间也变得停滞不前,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漫长,史蒂夫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仿佛被绑在那张椅子上的人不是巴基而是他自己。

 

 

「最后一个问题。」

 

 

巴基面对着的那堵墙突然变得明亮而透明,史蒂夫这才意识到整间审讯室的四壁都是同样的双向玻璃,现在那面玻璃后面站着一个带着手铐和脚链的黑发男人,也许和史蒂夫一样,从审讯开始前他就一直呆在那里了。

 

「巴恩斯先生,请问你是否认识这个男人。」

 

巴基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有着一张英俊却冷淡的面孔,深邃的眼窝和高起的颧骨因为消瘦而显得更加线条分明。在两人眼神交会的一瞬间,对方原本暗淡无光的眼底似乎跳动起一束小小的火花,但那一丝鲜活很快消失了,那双黑色的眼睛又恢复死水般的平静。

 

「不,我不认识他。」巴基如实回答。

 

液晶屏上那条决定巴基命运的曲线,它一直保持着原有的平稳,在基线处微微的上下浮动。

TBC

评论(1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