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Take your punishment!Rumboy!1

  • 忽略这个逗比又 丧心病狂的标题不过这么二逼一看就是作者来撒糖的啊

  • 冬兵是如何教♂育♂处于叛逆期的少年朗姆洛【三天不能下床什么的】

  • 算是半AU吧?这是个没有九头蛇也没有神盾的世界

@嘯姆菌 大大画的原图比我写的美味一万倍 求不被太太拉黑】
——————————————————————————
 

朗姆洛抱着肩倚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懒懒地看着车站前行色匆匆的行人。秋日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撒在他仍然略显青涩的面庞上,使朗姆洛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他看起来像是一只正在惬意地享受日光浴的小狼狗。


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感觉已经像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虽然朗姆洛对于冬兵间歇性的失踪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一个人终究还是让他觉得有点无聊。


不,他才没有想念那个男人。


很快一个从车站里走出来的男人进入了他的视线,对方穿着考究,神色焦急,慌慌张张地朝朗姆洛所站的方向走过来。


宾果。一只上好的肥羊。


朗姆洛起身不紧不慢地迎了上去。


在两人快要相遇到的时候,朗姆洛加快了脚步,以熙熙攘攘的人流作为掩护从对方身边擦身而过。


等到朗姆洛重新回到电线杆旁时,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黑色的钱包。


手中的重量和厚度让朗姆洛满意地吹了声口哨,他把钱包打开,将里面的钞票拿出来塞进自己的裤兜里,隔层里一张白色的纸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张车站内储物柜的凭条。



真皮的材质,镀金的搭扣和提手,只肖扫一眼就知道手提箱一定是高档货。朗姆洛盘腿坐在地板上,盯着眼前从车站储物柜中得到的战利品,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好像有人和他说过不准再干这种小偷小摸的勾当。


去他的。朗姆洛满不在乎地想,要怪只能怪那些人没看好自己的东西。一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箱子。


在打开之后,满怀期待的朗姆洛因为里面的东西愣住了。


搞什么!明明对方看上去老实又无害,居然会身带着这种东西!


合上之后朗姆洛的小心脏依然狂跳不已,他站起来拎着箱子走到衣柜前,将它放在柜子深处,毕竟皮箱本身还是挺值钱的,他打算改天再处理它。


将箱子藏好之后朗姆洛又溜了出去,拿着刚刚到手的不义财钻进了街角的甜品店。



等朗姆洛打着草莓味的饱嗝开门的时候,发现冬兵已经回来了。


男人只是抬起眼睛瞄了一眼走进来的朗姆洛,然后继续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动作。


床上已经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排排刚刚从他身上拿下来的枪械和战术刀。


「你回来了」朗姆洛走过来跳到床上,半躺在那堆迷你军火库旁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床前的男人。天,冬兵正在宽衣解带的样子真是性感极了,朗姆洛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一边偷偷瞄着身边那些和男人一样又漂亮又致命的小东西们。


「嗷~」伸出去的那只手不出意料地被对方打了一下,朗姆洛缩了回来,用手背泛红的手支着头重新躺回床上。冬兵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接着开始解开上衣的拉链和纽扣。


「别总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已经足够大了。要知道以前我的朋友们在比我更小的时候就已经开过枪了。」


冬兵在脱下战斗服的时候连内衣也一并褪了下来,听到朗姆洛不忿的抱怨,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皱起了眉头。

「你又去和你那些狐朋狗友鬼混了吗。我应该说过不准惹麻烦吧?」


「才,才没有。」

对方腰背部结实精壮的肌肉线条让朗姆洛有点喉咙发紧,

「我可是一直都乖乖记着的话呢。」


虽然对方没有说什么,但从表情来看朗姆洛觉得冬兵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


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对方俯下身,抓住他脑后的头发亲了过来。


起初朗姆洛愣了一下,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乖巧的闭上眼睛张开嘴巴。他感觉到对方火热的舌头伸了进来,在自己的口腔里灵巧地四处游走,舔舐着他的齿面和牙龈,他顺着男人放在自己头后手掌的力量进一步将自己送向对方使彼此间的亲吻更加深入,最后在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朗姆洛觉得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像是一块正在融化的黄油。


「我猜,」朗姆洛笑着问,他的两颊带着潮红,胸口随着喘息上下起伏着 ,「这是对好孩子的奖励?」但是当他看见冬兵手里握那卷皱巴巴的钞票时,他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了。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