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Desert Song 4

「你可以留着这玩意儿,」弗瑞拒绝了史蒂夫将追踪器递回来的手,「这东西本来是给巴恩斯中士准备的。」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平静的继续说下去,仿佛是没看到那其中闪烁的震惊与愤慨,「但是寇森坚持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相信你的判断。」

 

「我可以相信你的判断吗?队长?」


「我以美国队长的名誉和性命发誓。巴基不会伤害任何人。」史蒂夫的眼中依然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但他的声音听上去像往常一样冷静沉稳,「当然,我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巴基。」

 

 

「是我,把车开过来。」朗姆洛一面大步跨出电梯,一边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命令道,「没错,新任务,让弟兄们做好准备...」

 

朗姆洛顿了一下,他看见那个男人正站在大厅里,双手插在裤兜里,饶有趣味地四处打量着。

 

见鬼,这一点他早该想到的。美国队长和巴基巴恩斯可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想要转身离开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的注意力已经从那个在大厅中央缓缓旋转的巨大鹰形标志上面转移到了他身上。

 

「嘿,我记得你。」他带着笑意的眼弯里像是洒满了黎明前晨星的碎片。

 

他把头发剪短了,多半是史蒂夫带着他去的,或者搞不好根本就是他老友的杰作。曾经半长地垂在他面颊两侧的棕色发丝现在清爽而乖巧地趴在耳缘上方,看上去像是刚刚从博物馆的展板上跳下来的一样。

 

「你是....嗯...史蒂夫没告诉我,」巴基轻蹙了一下眉头,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嫣红的嘴唇,「不过我记得你,昨天你也在那里。」

 

「我是詹姆斯.巴恩斯,或许你听说我。」

 

「从来没有。」朗姆洛冷冰冰地回答,并不打算回应那只伸向自己面前的充满善意的手。

 

「不过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巴基。」但是巴基却自作主张地拉起对方的右手紧紧的握了一下,手掌中的触感即使是对一个男人来讲也太过粗糙,他禁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上同样布满了累累的伤痕。

 

这个小小的关注让朗姆洛的脸色更差了。他抬起胳膊甩开了对方,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大门口走去。

 

「等等,」朗姆洛加快了脚步,但是很显然并没有起到什么帮助,「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背后的声音依然紧紧撵着他,听起来还带着一点可怜巴巴的鼻音,谢天谢地,他看见那辆黑色的箱型车已经像他吩咐的那样停在门口,罗林斯正靠在副驾驶座的车门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等他。

 

罗林斯远远地就看见朗姆洛不太对劲,急匆匆样子好像在试图着摆脱什么,他将视线投过队长的肩膀,很快明白原因,于是他扔掉了手中还剩大半的烟头。

 

罗林斯替朗姆洛打开车门,后者一言不发地纵身跳上了车,然后他阻止了想要继续跟上来的那人,「嘿,嘿,悠着点伙计。」他把手挡在巴基胸前,不动声色地用身高的优势挡住了对方看向车内的视线,「这是私人车辆。」

 

 

「你又是谁?」那双明显充满敌意的眼睛让巴基有点不爽,「让开,我还有话要和他说。」

 

「我看该让开你的人是你才对,」压在他胸前的手掌丝毫没有退下的意思,「我警告你别再缠着朗姆洛了,他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看着黑发的男人摸向腰间佩枪上的另一只手,巴基也绷紧了神经,那支金属臂开始发出噼啪的电流声音。

 

「没时间管他了,我们走。」朗姆洛急躁地拍打着车门,打破了两人间一触即发的僵局。

 

罗林斯悻悻向后退了一步,「这次算你走运。」他鄙夷地盯着巴基,狠狠地啐了一口。

 

 

「我可是随时奉陪。」巴基回敬了一个挑衅意味的笑容,看着对方从车前绕到另一边,钻进驾驶座发动了引擎。

 

那辆车几乎像是逃走一样,加速驶离了自己的视线。

 

朗姆洛。巴基在心底反复拼写着这个姓氏。R.u.m.l.o.w.

「让你久等了...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史蒂夫回到大厅的时候,看见巴基正抿着嘴傻笑。

「没什么。」

这次不是由他亲口说出来实在有点遗憾,但愿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会亲自把名字告诉自己。

巴基暗暗地想。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