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dersert song 5

最近写文的手感缺货严重。。。哭晕在厕所里。。。。


-------------------------------------------------




巴基正在一点一点重新找回正常的生活。

 

比如在史蒂夫的坚持下,他也搬进了那间小小的公寓,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讨论过的一样,只不过史蒂夫可没有使唤他擦皮鞋或是收拾屋子之类的,只是邀请他一起蜷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用一个周末的时间补完了所有星球大战系列的电影(他偷偷瞄了一眼史蒂夫的小本子,天,看样子短时间之内他的好友是不会放过他的)

 

比如他在每周固定的日子都会乖乖的去参加神盾局所安排的心理辅导治疗,尽管连史蒂夫都抱怨这些太过频繁的所谓”辅导”更像是定期的考核和监视。

 

比如他已经可以在机械臂进行检修的时候和托尼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抬杠和斗嘴,在训练房里和威尔森交换锻炼心得,甚至他已经可以开始和娜塔莎讨论起有关衣服的问题了。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顺利,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的。

 

可只有巴基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个地方缺了一部分,像是瓷器上一道不明显的裂纹,或是整幅拼图边缘上缺少的无关紧要的一角,没有人会在意,甚至有的时候连他自己也试图忘掉这一点,但是他做不到,总是有股空虚而冰冷的阴风从那个缝隙遛进来,搅乱他的心,让他的精神总是为此惶惶不安,就算是再多的心理辅导、再多的俏皮话,甚至是史蒂夫对此都毫无办法。

 

直到他遇见了朗姆洛,当他想起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有种内心的空洞被填满的感觉。

 

可是朗姆洛见到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虽然史蒂夫似乎很不喜欢,但自从知道他的名字之后,每次碰面的时候巴基总是会热情的和对方打招呼,可收到的从来都是对方熟视无睹忽略,就算有时两个人的眼神无意间对上,朗姆洛也是最先扭开头的那一个。

 

被对方如此明显的嫌弃和拒绝对他来说可是头一遭。这一点真是让巴基有点灰心丧气。

 

 

「你指望着他和你说些什么?告诉你九头蛇是如何把你绑在电椅上,像是烤土豆一样烤熟你的小脑袋吗?」山姆替巴基扶着沙袋,「要知道大多数人是不会想要刻意找回那些痛苦的回忆的,而你却正好相反,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部分智商是不是也跟着记忆一起消失了。」

 

「嘿,别这么说他。」巴基在出拳的间隙说道,「他和皮尔斯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没错,可是我就是知道他不一样。」

 

山姆翻了个白眼,「天,我真是开始同情史蒂夫了...靠!」

 

巴基转过身,看见朗姆洛正站在训练室的门口,对方显然在看见他们之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进来,仿佛是故意要和两人拉开距离似得径直走到房间的另一边。

 

「我觉得我们该走了。」山姆不自觉地压低了嗓音,这可真是太尴尬了,他不知道朗姆洛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也不知道之前的对话被对方听到了多少。

 

「要走你先走好了,我还想再呆一会。」

 

山姆非常识趣地离开了。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