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desert song 6

朗姆洛曾经非常努力地想要活下去,他几乎付出了一切,为了再一次见到冬兵。


无论是在被压在坍塌的废墟下面等待救援的时候,或是在医院里接受一次又一次抢救和治疗的时候,甚至尼克·弗瑞来找他的时候他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方的全部条件。 


然而冬兵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来,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朗姆洛失望了。


虽然原本冬兵就只是九头蛇创造出来的鬼魂而已,朗姆洛比任何人都清楚总有一天对方终究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当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隔着玻璃看着坐在在审讯室里的巴恩斯,面对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朗姆洛还是感到了绝望。


就算是在知道皮尔斯的死和九头蛇的覆灭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到如此的惶然无措,就像是在沙漠中迷途已久的旅人,以为终于找到了绿洲,结果却证明一切都是虚妄的海市蜃楼。


冬兵无声无息地被埋葬在黑暗之中,而巴恩斯中士却像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看上去是那么耀眼和美好,一切看上去就像所有皆大欢喜的结局所描述的那样,从此所有人过着幸福的日子,直到永远。


而朗姆洛知道他不属于这完美结局中的一部分。他在神盾所进行的工作并不比在九头蛇时期高尚,他仍然继续靠着暗杀和清除目标营生。


和皮尔斯一样,弗瑞也并不是个友好的雇主,朗姆洛很清楚自己只是一颗被视为消耗品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被牺牲或替换掉,看着其他投诚的特工们一个一个地消失,朗姆洛知道迟早他也同样死在某个任务里,他的尸体会在这颗星球某个角落或是地下堡垒里慢慢腐烂,连一场体面的葬礼都得不到,但他并不为此黯然神伤。


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之后,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朗姆洛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平静。直到巴恩斯带着一脸愚蠢的笑容出现在他面前,明明是个根本不记得他是谁的家伙,却总是像看见骨头的小狗一样追着他,像个青春期的小女生一样单方面喋喋不休地讲着那些无聊又乏味的对话,就算是不停地被冷落和忽视似乎也不能丝毫降低对方闯入他的生活的热情。


而真正令朗姆洛头痛的是他知道弗瑞暂时还不会完全相信巴恩斯,天知道那些负责监视的眼线会如何向弗瑞汇报。但是看着史蒂夫的表情他也能猜出个大概,对方面色难看的样子仿佛那个最先开始搭讪的人是他一样。他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一想到也许自己在神盾的黑名单上会因此增加一条莫名其妙的罪行,朗姆洛不禁有些恼火。


但是显然巴恩斯不会理解他的烦恼,就算是背对着对方,朗姆洛仍然能感受到来自身后对方灼热的视线,让他又有些心烦意乱落,他的拳头重重的击在沙袋上,发出一声又一声沉重的闷响。


「一个人不觉得无聊么,不如和我练两下?」巴基走过去扶住了晃动的沙袋。


不出所料他果然又被对方无视了。 


「来嘛,会很有意思的。」巴基有点难过地垂下头,像只被抛弃的小狗,「就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再也不会烦你了。」


「....你是说真的?」朗姆洛终于停了下来,抬起头盯着巴基。


显然最后的话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的兴趣,这一点让巴基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当然是真的。」


看着站在擂台上将上臂竖在胸前,跃跃欲试的男人,朗姆洛恍惚中在对方身上又看到了一丝冬兵的影子,上一次他们在九头蛇基地的地下室里对战的场景好像就像是昨天的发生的一样。

 

但他不是他。

 

他的winter已经死了。

 

朗姆洛一面这么想着一面狠狠地挥出一记勾拳,却被对方灵活地闪躲了过去。

 

这一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是相当优秀,巴基觉得他对面前男人的好感度又增加了一分,不过对方的表情未免也太过严肃,他几乎能看到对方额角怒张的静脉纹路,接着又是一记来自男人重拳,来不及闪躲的巴基抬起手臂硬生生地挡下,接下来像机枪扫射般密集攻击让巴基下意识察觉到对方是真的想要杀了他,原本抱着玩笑心态的巴基不得不认真起来,他很快找到对方的漏洞。


上腹部出其不意被击中的疼痛打乱了朗姆洛的节奏,他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而巴基没给他仍何喘息的机会,很显然,一旦对方开始认真起来,超级血清所带来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在勉强挡下几次来自对方的进攻之后,一记强有力的直拳还是令朗姆洛整个人仰面倒在垫子上。


巴基顺势将整个人压在对方身上,那支金属的手臂扣住朗姆洛的手腕,稳稳地将那两只不肯认输的手臂压在头顶上方,而对方仍然在他身下剧烈挣扎着。


巴基不得不加重了手臂的力量,他有点担心,他还不太适应这条新的机械臂,他可不想因此折断了对方的骨头。


「嘿,冷静点,你会伤到你自己的。」


「从我身上滚下去。」朗姆洛大声吼道,可显然对方没有一点儿离开的意思。


「现在是赢家时间,而我想胜负已经很明显了。」巴基觉得自己的脑袋此时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身下的男人此刻根本就是一只被逼至墙角的困兽,不安分地挣扎着,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咬断自己的喉咙,可是他却觉得对方的反应简直可爱的要死。「对于我的过去,你知道多少?」


「我说过,根本就不认识你。」


「撒谎。」巴基把头又凑近了一些,近的令朗姆洛可以从对方那双湖蓝色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我知道你也曾是九头蛇的一员,而且史蒂夫每次见到你就会变得怪怪的,你一定知道些什么。」


「而且...」朗姆洛看到对方眼角因为不怀好意的笑容而出现的细碎的纹路,「...从刚才起下面就有什么东西一直顶着我,这可不像是一个陌生人的反应。」巴基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在朗姆洛的腰间顶了一下。


「你说什么...」看着对方脸上浮现的惊慌和动摇,巴基意识到自己似乎做得有点过分了,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停止现在的行为,但是他的手却鬼使神差般的向下伸进了朗姆洛的裤子里。


 朗姆洛脸色因为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而渐渐失去血色,而巴基则惊讶于自己将对方的阴茎握在手中的时并没有产生任何抵触和厌恶。


「不,不要,住手!」朗姆洛乞求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原本冻结的在眼底的冰层开始融化,闪动的水光似乎随时都会溢出他泛红的眼眶,「求求你。」


仅仅是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尖部,朗姆洛的身体就哆嗦得更厉害了,甚至连皮肤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巴基揉压着对方发硬的柱身,一上一下地动起来,对方求饶的声音开始因为喘息而变得含糊不清。


如果有人进来的话大概会吓得连下巴也掉下来吧,美国队长的好朋友、曾经的战斗英雄巴恩斯中士正在训练室里强行侵犯着另一个男人,巴基像是安抚般的一遍又一遍亲吻着对方的双唇,一边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很快有温热的液体射在了他的手心里。


山姆在走廊上遇见了史蒂夫,当对方询问起巴基的去向时,他犹豫了一下,但是在不能欺骗美国队长的信条下,他还是说了实话。


泪水从朗姆洛紧闭的眼角一滴又一滴的滑落。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巴基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像只受伤的小兔子一样颤抖着的男人想着,他居然真的把朗姆洛弄哭了。


「抱歉,我似乎做得有些过分了。」巴基放开了压制着对方手腕的金属臂,将朗姆洛整个搂在自己的怀里,「虽然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可我觉得你并没有那么讨厌我,不是吗?」


没有什么比沉默更糟的事情了,巴基倒是情愿被对方狠狠的怒骂或是暴打一顿,可是朗姆洛一言不发的态度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又将环绕着朗姆洛的臂弯收紧了一些,将自己的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求你了,说点什么吧,什么都好。」


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巴基终于觉得耳边似乎吹过一丝微弱的气息。


「朗姆洛?」巴基抬起头,有些紧张地轻唤着男人的名字。


巴基看着朗姆洛睁开了眼睛,对方的脸上仍然带着些许反应性的潮红,尽管如此看上去已经比刚才平静了不少,那双黑色的眼睛依然湿漉漉的,直勾勾地盯着他。


「朗...」


巴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朗姆洛狠狠地给了他一记头槌。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显然起效了,巴基捂着鼻子朝一边到了下去,朗姆洛趁机爬了起来。


「我要杀了你!」朗姆洛又朝着倒地的巴基连踢了几脚,「站起来!你这个混蛋!」


「不要。」虽然接连挨了对方好几下不轻不重的攻击,巴基依旧捂着脸像只虾米一样蜷着身子躺着垫子上,一点反抗的打算也没有,闷声闷气的声音听上去还有些无赖的意味。


「我说站起来!」朗姆洛不得不蹲下身企图把巴基拉起来,在拨开对方的手掌时他愣了一下——巴基正流着鼻血,这显然是拜他的头槌所致。


「不要。」巴基眨着眼睛又重复了一遍,甚至趁着朗姆洛楞住的时候又迅速地啄了一下他的嘴唇,「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所以我是不会还手的。」


「你在做什么?」


随着史蒂夫愤怒的声音,朗姆洛的脸上重重挨了一拳,整个人飞了出去。

评论(2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