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Dersert song 8

最近忙成狗,各种心塞塞,感觉就算是众男神湿身也不能被治愈了...o(╯□╰)o...这章也写得各种没灵感+不爽...结尾算是卡肉吧...那个啥,虽然更得慢了点,但是不会坑啦(大概吧)...

----------------------------------------------------------------------

     事实证明巴恩斯中士显然没能从弗瑞的训诫中学到仍何教训,离开局长办公室之后他仍然黏在朗姆洛身后,像是一只跳了针的留声机一样翻来覆去重复着他是如何的抱歉、内疚并且愿意用性命和名誉起誓绝对不会再给朗姆洛添任何麻烦,尽管他的话朗姆洛根本连一个字也不相信——在遇见罗林斯之后,早就相互看不上眼的两个人又因为到底由谁用冰袋替朗姆洛敷伤这种无聊问题大打出手——显然他们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有资格。

    这场无聊又幼稚的争执很快逐渐升级,当看到两个体格健硕的成年男人由最初单纯的口角演变成粗鲁的拳脚相向,像是在幼儿园争抢玩具的小孩子般撕扯扭打在一起。直到巴基反扭着罗林斯的手臂将对方面朝下压在地上时,气喘吁吁的两个人才意识到朗姆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消失不见了。

    朗姆洛舔掉坐在自己身上女人手背虎口上的盐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咬上对方含住的柠檬片的双唇,辛辣咸酸的液体顺着食道滑入胃囊,喝过几轮之后朗姆洛的上腹部像是有一团点燃起的火焰,腾起的炙热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像个热气球一样飘起来,在高纯度酒精的作用下他的感官开始变得有些迟钝,酒馆里的说笑和吵闹声通过麻痹的神经传到脑子里时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遥远而不真切,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眼前乱哄哄的景象朗姆洛不由得想起了过去那些为数不多的好时光,在九头蛇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伴们也曾经在执行任务的间隙中跑出来喝酒胡闹,也干过不少第二天醒来想都想不起来的荒唐事。那时他们那么年轻,那么天真,并且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充满不满,这种近乎愚蠢的野心勃勃令他们变得狂热而盲目,当他发现九头蛇所建立的新世界与旧世界相比没什么不同、甚至更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朗姆洛从回忆的泥潭里拉了出来,他直接划过屏幕上红色的滑块,响到一半的音乐声戛然而止。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为过去的事情感到伤感,朗姆洛又灌了一口酒。

    「又不接真的没问题吗?」坐在朗姆洛膝盖上的女人用甜得发齁的嗓音说道,在他的耳边和脖颈吹过一阵温热微醺的吐息,对方的手抚上他的脸颊,当纤细的指尖像是替小动物顺毛一样轻轻抚过那块青紫色的肿起时,朗姆洛没觉得有多痛反倒是感觉有点痒,「没什么事情能比你更重要,宝贝儿。」朗姆洛盯着对方的眼神中充满的露骨情欲,女人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又主动贴紧了一些,她棕色长发的发梢垂在胸口,雪白的胸脯大半都露在外面,剩下的一半也因为紧紧贴着朗姆洛胸口的缘故快要从布料中挤出来。

     两个人又耳鬓厮磨了一会,朗姆洛拉着女人从酒馆的后门离开,在拐进隔壁无人的小巷之后,朗姆洛便将对方压在墙壁上,结果这幅急不可耐的样子又惹得女人咯咯笑了起来,朗姆洛吻上那双涂满劣质口红的嘴唇堵住了那些恼人的笑声,女人半推半就地和朗姆洛接着吻,在街灯照耀下两人纠缠拉扯的影子投射在脏兮兮的地面上,唇贴着唇,下体紧贴着下体,看上去和一对热恋期的情人没什么两样,当朗姆洛的手伸进对方大开的领口搓揉着那对丰满又柔软的乳房的时候,女人呻吟的声音听上去像只叫春的母猫,而朗姆洛也早就已经硬得发痛了,就在他开始不太灵活地解开裤子的时候,朗姆洛感觉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这个突然出现的闯入者并没有打断朗姆洛的兴致,见鬼,他现在迫切需要的只是一场火辣又激烈的性爱,因此3P似乎也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的选择。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