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单纯想写个冬叉大保健play而已啊!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卡肉惹!!lofter移动客户端太销魂了,把我的分段全搞没了OTZ

--------------------------------------------------------------

 
      拜超级血清所带来了的四倍听力所赐,尽管隔着上了锁的房门,里面的对话依旧被Bucky听得一字不差。 

     “头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按理说你应该找Barnes帮你做这种事吧?万一被发现了我会很难办诶~”话虽这么说,可Bucky完全感觉出来对方真的有感到任何为难,反而听上去还蛮跃跃欲试的样子。

      “指得上他的话我还用来找你吗?那家伙现在大概正追在队长屁股后面出任务吧......”提到Steve的时候Rumlow的声音听上去显得酸唧唧的,不过还没等Bucky偷笑出来,他听见自己的恋人继续说道“.......总之老子衣服都脱了你还哪来那么多废话。” 

       欸?为什么要把衣服脱掉? 

       “那我真的开始了哦。” 

       等、等一下!Bucky觉得门内对话的走向听上去可不妙。

     “Fuck!Rollins你就不能轻点吗?”Rumlow夸张地喊了一声。

     “小点声,头儿。才刚开始你就不行了?”Rollins的口气则听上去非常无辜,“我可还没用力呢。” 

      “啊!可、可是真的很痛诶......” 

      “会痛也是正常的,你也能感觉得到自己这里绷得很紧吧。别乱动,乖乖给我待好了。” 

      深吸气,Bucky,深吸气,Bucky努力地在脑海里回放着之前在互助会上所学到的关于情绪管理的课程。

      “说、说的倒轻巧.......嗯......啊......” Bucky觉得胸口和头顶发紧,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     

     不,想想Banner博士上次和他谈话的内容吧,那些关于如何维持inner peace的小窍门是怎么说的来着? 

        “怎么样?只是一开始的时候会痛吧?现在是不是开始觉得舒服一点了?”

         “啊......就是那里......啊......” 

         oh,fuck!让那该死的inner peace的鬼话见鬼去吧!

        “头儿,被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真的很丢人欸。”Rollins一脸嫌弃地看着躺在桌子上哼哼唧唧的Rumlow,“真是的,你怎么会突然把腰扭到呢,果然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吗?” 

        “有什么丢人的,反正我有把门锁上。而且谁上了年纪啊!”Rumlow企图爬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Rollins在他的腰间用力摁了一下,正好触到他的痛处,于是他不得不又老老实实地躺了回去。 m

         不过嫌弃归嫌弃,放在自己背上的一双手既热乎又有力,Rumlow感受着自己身上原本僵硬的肌肉在Rollins的按摩下一寸一寸地舒展开,一开始他还因为对方的力道而被痛的龇牙咧嘴,但在一阵酸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感。 

有个如此能干的副手简直是太好了。一边这么想着 Rumlow一边舒服地闭上了眼睛,要是某人能有Rollins一半的体贴就好了。 

自己扭伤腰部的真正原因实在是太丢脸了,就算是对方是Rollins也绝对说不出口,正当Rumlow暗自庆幸因为体位的关系没被对方发现自己发热的脸颊的时候,门口处传来一阵巨响。

 一只金属的手臂从门板上凭空出现的大洞里伸进来,向下摸索着很快便扭开了门锁,然后房门就能这么被从里面打开了。

Rumlow愣了几秒,才意识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现在看到的是怎样一番景象:自己正半裸着上身、满脸通红地被Rollins压在桌子上。

 “等、等一下,winter,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你听我解释....啊啊啊啊啊!”

 虽然Rollinsw表示自己完全是自愿的,但Coulson仍然以“不要滥用职权让自己的部下做奇怪的事情”为中心语重心长地对Rumlow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并且表示相关的维修费用一分都不会被纳入神盾报销范围之内。而对于Bucky,Coulson则是对于他这次没有卸掉整扇门或是砸毁墙壁的克制行为表示了赞扬。

 似乎唯一一件事情值得庆幸的事是,补门的钱可要比换新门的钱便宜多了。 

作为报复,Rumlow在下班之后丢掉Bucky一个人偷偷先溜回了家。 

他的腰依然很痛,除此之外还很心塞,一回到家便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原本以为Bucky很快就会很生气地回来,但是没有。Rumlow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屋子里已经变黑了,可是对方仍然没有回来。他又在黑暗里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门锁咔嚓咔嚓转动的声音。

 “把衣服脱了。”这是Bucky开灯之后的第一句话。 

“离我远点。”Rumlow把脸埋在床单里,没好气地说道,尽管睡了一觉,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他都没有精力应付这个小混蛋的需求。

 “你的腰不是在痛吗,我帮你来按一下好了。”Rumlow感觉到身子往下一沉,对方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没听错吧。你,要帮我按摩?”Rumlow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他半支起身体,将信将疑地扭过头看着对方。

 “我没有必要骗你。”Bucky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脸上带着一丝期待,“你看,我还特地弄了这个回来。” 

瓶子上面印着充满异域风情的花纹,“这该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Rumlow皱着眉头盯着瓶身上一串花体的拉丁文,虽然他一个字也看不懂。

 “放心,只是普通的精油而已。”Bucky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瓶盖,顿时一股带着一点甜味的香气弥散在空气中,“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Natasha。” 

虽然他不知道Bucky嘴里说的尤加利还有肉桂以及檀香之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对于Bucky藏在手里的小纸条他决定还是装作没看见好了),但Rumlow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混在一起的味道还蛮好闻的。

 试一下,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真的,只能是按摩而已哦。”在脱掉衣服之前,Rumlow小心翼翼地再次确认道。 

“我保证。” 

当面朝下躺好之后Rumlow才意识到当时明明说好了只是揉腰而已,但是为什么对方却要求自己全部脱光呢?

 “我说......” 

“闭嘴,趴好。” 

话还没说完,Rumlow就被Bucky压着后脑勺重新摁回去,很快他感觉到对方将那略带黏腻的液体沿着背部正中线来来回回挤在自己的皮肤上,过多的液体顺着脊椎两侧的肋骨和腹部的弧度慢慢向下流了下来,芬芳的味道渐渐馥郁起来。

 当Bucky将手放在他的背上的时候,左右两侧皮肤所感受到的温差令Rumlow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抱歉,左手会比较冰对吧,我居然把这件事忘了。”

Rumlow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中了。

 “并不会。” 

“是吗?” 

Bucky似乎笑了一下,不过对方还是把两只手收了回去。等到那双手重新放在他的背上的时候,Rumlow一点儿也不觉得凉了。

 -TBC-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