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节操的叉骨先生的罗曼史 4


    Rollins走出训练室,灯光在他身后随之熄灭了,Rollins有点一瘸一拐地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着,空荡荡的走廊上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想想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自己此刻狼狈不堪的样子,这一点倒是让Rollins暗暗松了口气。不断叫嚣着疼痛酸麻的肌肉令他觉得整个身体快要不属于自己似的,想想这些连续不断的令人筋疲力尽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Rollins简直是欲哭无泪,可就像他必须要忍受着rumlow的坏脾气一样,他所能做的只有默默忍耐。

    但不管怎样,难熬的日子总算是又过去了一天。Rollins决定去那家好久都没有光顾的小酒吧喝上几杯,如果运气好点的话说不定还能带个能够共度良宵的omega回家。几杯酒下肚之后Rollins感觉好多了,他坐在高脚凳上背靠着吧台,百无聊赖地看着坐在卡座里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毫无意外地酒馆里满了令人意乱情迷的信息素,那些omega们看上去无一例外地都拥有着甜美可爱的外表,娇羞乖巧的笑容,似乎随时随地都以温顺安良的姿态等待着被自己身边的伴侣亲吻和拥抱。这才是真正的omega该有的样子。Rollins忿忿地想,虽然从rumlow身上根本找不到半点omega该有的半点顺从安良、温柔体贴的成分,但他不得不承认就样貌而言眼下的这些omega们根本无法与rumlow相提并论,虽然后者的五官单独挑出来看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放在一起却魔法般地组合出一种独特的魅力,特别是在rumlow笑起来的时候……Rollins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关于rumlow的想法似乎有些僭越了,可是他无法停止自己的幻想。

    如果rumlow是这间酒馆里那些普通的omega之一的话……Rollins摇了摇头,想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自己的脑海里抹杀掉,这些想象即使是对一个喝醉了的人来说也有些荒唐可笑,即使是处于发情期rumlow大抵也不会委身取悦任何一个alpha吧,rumlow至今仍然未被标记就是最好的证明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Rollins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某个特战队里的成员正坐在酒馆角落里,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这家店一直都是特战队队员们寻欢作乐的聚集地点之一,但是正在和他的队友现亲热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rumlow。一开始Rollins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那的的确确就是broke rumlow没错,他从来不曾被标记过的队长此时大大方方地被另一个alpha抱在怀里,甚至默许了对方的毛手毛脚,两个像热恋中的情人那样旁若无人地相互交换着亲吻。

    真是个令人尴尬的情景,可 Rollins却没有办法把注意力从两个人身上移开,他看见rumlow贴在对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alpha似乎迫不及待地拉着rumlow站了起来,两个人搂在一起走了出去。

    服务员把rumlow之前坐过的桌子清理干净,很快又有另一对情侣坐下,Rollins才恍过神来,把零钱压在吧台的杯子下面追了出去,等他追出店外,早就已经找不到rumlow和那个alpha的影子了,Rollins怀着怅然若失的心情裹紧了外套转身独自离开了。

    在经历了那天晚上冲击性的一幕之后,Rollins发现之前被自己所忽视的种种小小细节现在仿佛是经过无形的放大镜放大一样显而易见,比如队友们看着rumlow的眼神除了绝对的忠诚和服从之外似乎还包含着另外一种柔软的情感在里面,比如在休息的时间里rumlow不在的时候通常总是还“恰好”伴随着某个队员的失踪,比如除了他之外其他队员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就算Rollins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线索组合起来的事实意味着什么。

     自己单方面的暗恋刚刚开始就结束了,Rollins不知道到底是该为自己这段早夭的单箭头感情感到难过还是该为发现rumlow讨厌自己这件事难过,不过在他有时间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惹恼了rumlow之前,特战队迎来了第一次任务。

     在这次夜袭行动中,Rollins被分配到的任务是领导小组支援和掩护rumlow所在的突击小队的进攻和撤退。在登上运输机前,整支小队在基地机场的作战室进行着最后一次装备检查和其他准备工作。其中之一的准备工作便是用伪装迷彩伪装皮肤,看着站在面前等着自己协助涂抹的对象,Rollins僵硬了一下。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没有时间了。”

     听见rumlow不满的催促声,Rollins才反应过来,他拿起了油彩棒,rumlow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先是前额,然后是鼻子和颧骨,rumlow脸上慢慢覆盖上一层战术迷彩,原本自然的曲线被形状不规则的色块破坏并掩饰起来,rumlow好像很讨厌油膏粘腻的触感,全程都嫌恶般地半蹙着眉毛,结果涂完下巴和耳朵之后那张本该让人觉得彪悍凶猛的面孔在 Rollins看起来倒是有点可爱,他用手指把交替部位的颜色擦匀,rumlow的皮肤摸起来比想象中来得柔软,“好了。”Rollins一边忍住想要多摸几下的冲动收回手一边说道。

    而轮到rumlow替Rollins涂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小心翼翼,Rollins觉得自己的脸很痛。

    登机,起飞,爬升,飞机在苍凉的夜幕之中孤独地飞行着,只有冰冷的月色为伴。机舱里的alpha们都一言不发地听着引擎轰鸣的声音,倒是rumlow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都把罩子放亮一点。”到达预定投放区域的时候rumlow朝着自己那群紧张兮兮的手下喊道,舱门打开后涌入机舱内的气流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活着回去的人会有免费的啤酒喝。”

      

      行动结束之后rumlow的确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评论(9)

热度(45)

  1. 漫长时光一只兔子的脑内黑洞 转载了此文字